当前位置:迪小说>穿越架空>倾宋> 第二十三章 萍水楼上总相逢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三章 萍水楼上总相逢(1 / 1)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王勃《滕王阁序》

萍水楼坐落在赣水一侧,前方是宛如天上玉带翩然而来的赣水,背后是层层林立臣服于它的大小楼阁。亭台楼阁,高踞青丘之上,集聚八方灵气,俯瞰苍生悠悠。

作为整个隆兴府仅次于高高在上、有虎踞龙盘之势的滕王阁外占据地势最好、最高的建筑,萍水楼绝对有它骄傲的资本,而且这里作为隆兴府甚至是整个江南西路首屈一指的酒楼,高高在上的收费让很多普通人望而却步。

敢走进门的,不是达官贵人便是世代商贾,无论是谁,进入这里也会被高雅的氛围所折服,变得像或者不像的知书达理起来。而平日里进出这里最多的,便是城中的各色纨绔。

今天这位,在衣着同样不凡的伙计看来,估计和那些纨绔们是一路货色,甚至随身带姑娘的习惯都是一样的,不过这位就带了一个姑娘,人品还算是不错,不过怪异的是,这位纨绔怎么身后还背着一个长方形盒子?

叶应武哪里知道身边这个低眉顺眼的伙计心中那些弯弯绕,如果知道了恐怕会・・・・・・会让绮琴把整个醉春风的头牌都喊来,在江南西路这等“欠开发”地区,怎么着也不能给咱临安来的纨绔们丢脸。

“楼上。”叶应武环顾四周,清雅的环境倒还不错,也算是积聚一地风华了。

“这个小的明白。”伙计笑着说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脸上一副“我懂得”的怪异表情,也不知道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店伙计一天里要接待多少个和叶应武一样的纨绔。

把这个伙计踹进赣水的想法在叶应武心中一闪而过,你当老子闲的没事来夜店还是足疗店的,老子明明是因为腹中饥饿,所以光明正大、心无杂念来吃饭的。现在咕噜噜叫的肚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直走到二楼的尽头,伙计方才苦着脸笑了笑:“客官,还真是抱歉,这里的雅间都满了,要不您将就将就,楼下大堂倒是有不少空桌子,您看・・・・・・”

叶应武脸色一沉,把老子当猴耍呢这是?什么服务态度,知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当下也顾不得绮琴拉了拉他的袖子,在前世当富二代的时候那股子欺负弱小易如反掌的豪气油然而生,猛地在伙计胸口推了一把,撸起袖子恶狠狠就准备扇人:“你小子耍老子?说说吧,准备怎么个死法?”

店伙计略有些惊慌地看着突然发飙的这位爷,心中只盼望着能够有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好汉,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一脚踹到赣水里去。

平日里这种爷见得多了去了,只是一般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装出来文质彬彬、斯文禽兽的样子,很少有那位衙内如此真性情,惹恼了就真的亲自动手。

就在这时,最里间也是位置最好的雅间房门打开,脸上带着笑的白衣文士拍了拍叶少爷的肩膀:“远烈贤弟,此处大庭广众,不得无礼。若是不嫌弃,此间中只有余和一位友人,且来将就则个?”

那店伙计轻轻吸了一口气,这世道真是想什么有什么,虽然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英雄好汉”没有刀可以用来“拔刀相助”,但是这顿打自己估计是逃过去了。

“滚,给老子加菜。”叶应武一把扯开伙计,回过头来很有涵养的笑了笑,“师兄,没想到在这里相见,还真是天涯何处无故人啊。”

房内的另一个人也闻声迎了出来,此人身着一袭松绿袍,看上去已过中年,眉宇间透露出一股稳重和柔和之气,腰间悬着一方铜印,似是某处掌印的官员。

“远烈,愚兄介绍一下,此为愚兄的好友,盐城陆秀夫,字君实。君实兄,这位・・・・・・”

“可是‘封侯非我意,惟愿海波平’的叶二衙内,叶使君?不用宋瑞兄介绍,远烈贤弟的大名可是久仰了,今日得见,果然是堂堂正正一表人才。”陆秀夫郑重的冲着满脸错愕的叶应武行了一礼,言语间尽是真诚和敬佩。

叶应武脸上一红,看向陆秀夫的眼中除了难以掩饰的欣喜之外,又多了一抹贪婪。宋末三杰啊,如此人才,如此人才,若能收归麾下,和文天祥共为左臂右膀,那么估计以后民政方面就可以不用担心了。别说什么你仰慕我,老子我可是很仰慕你啊。

当下也不再犹豫,叶应武彬彬有礼的说道:“久仰君实兄大名,能在这萍水楼相遇,想来也是你我前世修来的缘分。”

陆秀夫虽然很得李庭芝赏识,在李庭芝的幕府当中担任着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可以参与机密时宜的职位,但是放眼整个大宋官场,这个进士出身的三十岁中年人,依旧是籍籍无名之辈,无法和刚刚一战定海疆的叶应武相提并论。此时陆秀夫见到叶应武这等彗星般崛起的青年才俊竟然如此恭敬的对自己行礼,自然也是心头一热,不由得对这个看上去并不凶恶甚至有些书卷气息的年轻人多了几分好感。

叶应武拉着绮琴坐了下来。看到绮琴缓缓解掉面纱,即使是已经见过一面的文天祥也是微微一怔,心神险些失守,更不要说眼睛中猛地射出一道精光的陆秀夫了。

没想到人间竟还有此等绝色,使日月黯然无光。

似乎知道如此甚是失礼,陆秀夫急忙转移目光,举起酒杯笑着说道:“远烈贤弟,来则为客,可否与愚兄共饮此杯。”

“好。”叶应武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位南宋未来最后的宰相,也是整个华夏民族最后的擎天巨柱,即使是注意到了陆秀夫和文天祥刚才刹那的失态,也并未减弱心中的满满的敬佩,当下便举杯一饮而尽,“君实兄不是身在淮上李将军幕府中么,不知为何来此处?”

陆秀夫笑了笑:“愚兄随同苏将军,正驻扎在贤弟的兴对岸,担任军中司马一职。苏将军担心到时两军相互支援的问题,故特地里派遣愚兄前来隆兴府,提前拜会此处诸位相公以及远烈贤弟和宋瑞。”

原来是提前来通气的,因为双方是之前互不了解的友军,所以提前拜会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甚至更体现出了苏刘义对于问题认识的准确性。这苏刘义,倒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啊・・・・・・只可惜最终也没有将那狂澜力挽回,而是倒在了抵抗的道路上,为这个民族留下了不屈的身影和血染的风采。

心中已有定计,叶应武看了一眼文天祥以示询问,文天祥默然不语,显然在此事上还想听听叶应武的意见。叶应武微微点头:“君实兄,鄙人已经向江南西路诸公禀报,各地州府都会协同遴选精锐乡军士卒集中在兴一地,这样在兴可以集中六千人左右的军队,加上两淮都统张将军的万余水师和苏将军麾下的两万余名将士,我方的兵力尚且可观・・・・・・”

陆秀夫见到叶应武胸有成竹,便放下心来,站起来说道:“贤弟,此处人多耳杂,如此关键事宜还是到军中再行细细讲述为妙。若是贤弟以为妥当,明日愚兄便陪同贤弟北上兴,毕竟北线形势如今甚是危险,十万北兵在大江一线压境而来,贤弟早日到达兴,不但可以避免兴士卒群龙无首,也能稳定全局阵脚不是?”

叶应武无力的看向华美的天花板,的确,时局紧迫,叶应武心中也不敢打包票颇具将才的元朝大将阿术面对截然不同的局面时会和真正的历史上一样直到八月份才发起进攻。而且叶应武的话中虽然提及的宋军不少,但是明白人都知道,张世杰的水师固然是无法上岸,苏刘义的大军看上去有两万之众,实际上是已经将地方乡兵和厢军都包含在内,真正有战斗力的还是苏刘义嫡系的六千多将士。

历史是可信的,但是现在的历史已经不是原来的历史了,叶应武这只小蝴蝶扇动的翅膀逐渐掀起了一场足以使沉重的历史车轮改变方向的风暴。

全天下,都被席卷在这场风暴中,却只有一个国家可以幸存。

默然片刻,叶应武郑重的点了点头:“不单是我,整个江南西路,都不应该继续沉睡下去了,是时候亮出獠牙了,否则我们就真的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恰恰在此时,外面重又响起喧嚣声,房门被粗暴无礼的撞开。

叶应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陆秀夫,这哥们儿乌鸦嘴吧?此处还真是人多耳杂啊・・・・・・

闯进来的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子,后面跟着几个看起来要比他脸色好一点儿的少年,再后面是莺莺燕燕一群小姐和刚刚那个伙计。不过那个伙计此时脸上倒是实实在在的多了两个通红的巴掌印,弓着腰不敢多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英雄第二次拔刀相助,这顿打总也没有逃过去。

“我道是谁在此处,竟然是三个小白脸?他奶奶的都给老子滚,这里是・・・・・・是老子的地方。不过・・・・・・・不过小娘子长得倒是・・・・・・嗝・・・・・・长的倒是挺标致・・・・・・衙内我就把你留下来陪咱喝个酒・・・・・・嗝・・・・・・”年轻男子瞪着醉醺醺的眼睛,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

他略有些单薄的身体显然已经被酒色掏空,一步三摇,仿佛就算没有喝醉酒也能被风吹起来似的。

文天祥和陆秀夫脸色都是一沉,在这个时代虽然小白脸还没有七百年后那样含义丰富,但是其中包含着的鄙夷之意却是谁都能够感受得到的,又怎能不恼怒?

反倒是叶应武便得饶有兴致起来,毫不顾忌的搂着绮琴的纤腰,凑到她耳畔轻声笑道:“你说这家伙像不像当年的我?说实话啊,我可真的不记得当年是什么样子了,当年到底是・・・・・・”

绮琴显然已经见多了这种货色,无所谓的轻轻靠在叶应武的怀抱里,惹来对面的纨绔子弟们一阵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低声回答:“官人当年可是不喝酒的,倒是文质彬彬的样子,和这些人有很大不同,此等货色,便是醉春风中姿色才艺平常的姐妹也不会倾心。”

那名醉酒的年轻人身后的莺莺燕燕们虽然没有听见绮琴的话,但是等了久了已经露出不满的神色,纷纷娇笑着鼓舞纨绔们把这个宽敞明亮而且精致很好的房间抢下来。纨绔们算是彻底打了鸡血,个个红着眼睛便要上前。

年轻男子一把推开想要冲上来的同伴,眼睛里面只剩下了绮琴倾世的容貌:“都给老子滚开,谁也别想从老子这里抢走这个漂亮的小娘子,你们听见没有?滚,你,你还有你,都给老子滚!”

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男子拿手点了点自己,陆秀夫倒还好,文天祥冷冷地哼了一声,重重一拍桌子:“你是谁家的宵小之辈,竟然敢在此处放肆!”

“我爹爹可是堂堂江南西路提取常平公事(主管粮食和仓库的省长)郭大人,怎么样,你们三个小白脸还敢和他老人家斗?”年轻男子提到自家父亲,自然是倍感骄傲,不过也有些不耐烦了,“兄弟们,把人撵出去!”

眼看着这些醉醺醺的纨绔们就要发作,叶应武笑着看了陆秀夫和文天祥一眼,让他们两个放心,然后心中开始思量,自己到底是应该像正常的主角那样独自一人把这几个废柴收拾掉,还是・・・・・・

算了,收拾他们还真的脏了咱家的手。

叶应武片刻之间已然决定,将手中的扇子在桌子上狠狠一拍:“杨宝,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你跟了一路子老子就不知道。要想不做俯卧撑,就把这些家伙给老子收拾干净了!”

片刻沉默之后,走廊上突然想起来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杨宝那个浑厚的嗓音:“奶奶的,都给老子上,别跟没吃饭样的。使君有令,收拾干净,谁敢手下留情,俯卧撑伺候!”

一个个孔武有力的士卒陆续出现,那些纨绔还想反抗,却被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倒在地,然后被麻利的绑了个结实。对于随时可能落在头上的俯卧撑,士卒们自然是无比用心的执行着命令,管他什么衙内不衙内的,这个城中的衙内,恐怕还没有大过自家头儿的吧?

那些莺莺燕燕们看着这场惊变,纷纷尖叫起来,吓得杨宝赶紧抽出雪亮的刀子比划了比划,大吼了几声“安静”,才使得这些莺莺燕燕们静下来,捂着嘴看着刚才还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那些贵公子们都已经被五花大绑扔在了地上。

“不错。”叶应武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刚才还叫嚣着的年轻男子怀里抽出来一袋碎银子扔给杨宝,“每个弟兄都分点儿,跟着某吃饭的都有好处。”

“好嘞!”掂了掂袋子的分量,杨宝顿时眉开眼笑。

文天祥皱了皱眉,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衙内们,迟疑片刻方才说道:“远烈,这样做是不是过火了。无论如何也是郭大人家的衙内・・・・・・”

“那又如何,当日某在临安醉春风便是如此整治的吕师道和吕师圣,也没见吕家如何报复某,虽然后来烧了醉春风,最终还不是乖乖妥协。”叶应武淡淡的说道,在这个世道上,手中实力足够强大而且还站着理的高度,就没有人会在乎你怎么去处置那些失败者了。

成王败寇,古来如此。

“蒋大何在?”

身材高大的蒋大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

叶应武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吓得蒋大赶忙跪了下来:“蒋大,你可知罪?”

“属下知罪,文大人说有老友相会,不需要属下的护卫,属下便一时偷懒,没想到竟然出了如此大的事情・・・・・・属下知罪,甘愿受罚。”对于自己工作上的失职蒋大倒是认了,毕竟今天如果不是叶应武在这里,恐怕文天祥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这些衙内的羞辱了。

对于这些把名节看得比性命还重的文人,这是不可忍受的奇耻大辱,更何况文天祥历来性格刚烈如火,正直不阿,上吊自杀以期能够警醒天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二百个俯卧撑,做完滚蛋。今天的奖赏没你的份儿。”叶应武冷声说道,然后冲着想要求情的文天祥摆了摆手,表示这件事情不可插手,“杨宝,去,把江镐、章诚、王进都给某叫过来。今天便好好教一教这位郭衙内怎么做人。”

知道叶应武是为自己着想,文天祥倒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不过想到当日叶应武、江镐等四人横行临安的飞扬跋扈的样子,再看看几招就被撂倒在地的郭衙内,文天祥不禁感慨小流氓遇到了流氓祖宗,果然不是一合之将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