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迪小说>穿越架空>倾宋> 第三百三十章 壮岁旌旗拥万夫(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三十章 壮岁旌旗拥万夫(中)(1 / 1)

最快更新倾宋最新章节!

赵云舒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人一口一个“主母”“夫人”,自去拉着梁炎午的夫人说话。≧叶应武轻轻一笑:“梁兄年长,某不称呼相公,称呼一声梁兄想来还是当得起的。敢问梁兄可否回答某刚才的问题。”

梁炎午叹息一声:“叶相公,一言难尽啊。襄阳战前下官曾经斗胆向贾相公进言,襄阳一丢则天下全亡,不可不重视,哪知贾相公还把下官批驳一番,说是多管闲事。怕是这一次就埋下了芥蒂,结果可好,随便找了一个判案不公的罪名就把下官给夺官了,结果今天晚上蒙古鞑子破城,下官之前没有得到消息,等到拖家带口逃出来,城中百姓已经十去**。”

看了一眼妻子轻轻安抚着的孩子,梁炎午松口气接着说道:“一起逃难的街坊乡亲都是拿着细软,要比这平板车和这一头骡子跑得快,可是下官刚刚得子,拙荆体弱,难以跋涉,孩子又是年幼,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走到哪里是哪里,谁知竟然遇到了这剪径的歹人。”

终于想起来这个梁炎午是谁,叶应武也流露出了笑意。这个家伙素来以敢于直言著称,而且心思谨慎细密,对于沿江的防务有着独到的见解,可惜在没有被叶应武改变的历史上,贾似道最终也是没有听从梁炎午的建议,导致襄阳大败之后又是鄂州大败、丁家洲大败,令人扼腕叹息。

在文天祥、6秀夫、谢枋得等人都已经走出去独当一面,叶应武再一次现自己手下曾经济济一堂的幕僚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且随着战局的日益变化和脱离原有轨道,叶应武已经很难依靠自己的学识来判断下一步的走向,这一次临安也是完全处于被动局面,所以叶应武对于一个崭新的精干幕僚集团有着很必要的需求。

可是因为一直忙着转战各处,叶应武虽然有这个设想,却一直没有付诸实施。不过六扇门还是为叶应武送上来了一份表现突出的人物名单,其中梁炎午的名字就在上面,而且还名列前茅,说明主持六扇门的章诚、杨风等人对于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小吏很是赞赏。

“没有保住临安,某也有罪在身。”叶应武缓缓说道,只不过一旁的赵云舒轻轻哼了一声,信安公主用良心誓叶应武脸上一点儿愧疚的神色都没有,“不过事已至此,终究难以挽回。”

梁炎午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可惜下官是个手生,否则就算是拼不过那蒙古鞑子,也不至于被这几个小毛贼困住,如果不是叶使君在此,恐怕今天就是下官命丧黄泉的时候。”

伸手拍了拍梁炎午的肩膀,叶应武淡淡说道:“无须如此自责,这天虽然已经变了,但是咱们人还在,只要所有的汉人能够齐心协力,照样可以在这破碎的山河当中打出一片新天地。”

梁炎午心头一动,叶应武话里话外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招揽的意思,试问天下官员,叶使君亲自相招,怎能不感到荣幸?尤其是梁炎午这种得罪了贾似道而仕途失意的小官员,能够得到叶使君的赏识,绝对是在人生最困苦的时候找到了光明和希望。

话说到这个地方,叶应武就已经适可而止了,毕竟他现在是叶相公、叶使君,自然已经过了低声下气求别人来给他效劳的时候了,毕竟一来这个时代的人才已经快被叶应武一网打尽,二来叶应武身边也不是真的没有可用之人,不缺梁炎午这一个。

不过梁炎午还是很识相的,叶应武什么意思他当然明白,当下里快步上前,深深一躬身:“下官不才,叶使君若有驱策之处,愿为执鞭坠镫。还请叶使君尽管吩咐。”

霍然转身,叶应武虚扶两下,微笑着说道:“那就有劳梁兄了。”

梁炎午心中高兴,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前去看自己的孩子,而赵云舒信步走过来,看着叶应武略有得色的面容,低声嗔道:“小人得志!”

叶应武伸手在赵云舒额心点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舒儿,这可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郎情妾意,你管得着么。”

赵云舒有些无奈的回头看着劫后余生正在低声言语的梁氏夫妇:“这一场临安大乱,又有多少人遭遇这样的境况?只不过是因为路上正好遇到了这两位,方才让他们幸免于难,更多的人又有谁去救。”

“宁为太平犬,不做离乱人。”叶应武沉默片刻之后淡淡说道,“这便是乱世,战乱自来如此。兴州、襄阳、扬州、泸州,这大宋万里疆界,又有哪里不是这样,只不过是因为你没有见到过罢了。世人多有值得怜悯之处,可就算是某叶应武神通广大,也难以泽被万民。”

见到赵云舒只是低着头走路,叶应武接着轻声说道:“更何况应该泽被这天下万民的,可不是某,是你爹爹,是这大宋的官家。可是结果呢,你爹爹拱手让江山,留下这烂摊子,最后还得某出面收拾。”

“真会找理由,说的大义凛然。”赵云舒瞪他一眼,声音低沉,“身为这宋的公主,本宫不能坐看这天下子民??????”

叶应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按在赵云舒肩上,正色说道:“我的娘子大人,您以后就乖乖的待在家里,读读书写写字,然后给老叶家生生孩子什么的。这天下万民的生死存亡,你还是不要关心了。这件事情交给某便是。”

赵云舒怔住了,并没有因为叶应武近似于抱怨和调笑的语气而火。轻轻叹息一声,叶应武轻轻搂住她:“舒儿,你大妈妈说的没错,老赵家现在已经分崩离析,临安一破,赵家之江山也就亡了。现在赵家也就只有你和微儿两个嫡系血脉逃出生天,你现在要考虑的,还远远不是这天下万民啊。赵氏一族散落各处,还需要有一个人带着他们走出乱世。”

缓缓攥紧叶应武的手,赵云舒终究还是默默点头。

可是自己现在顾不了这个国,却也顾不了这个家,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承诺要真心待自己的人了。

“使君,这几个贼人怎么处理?”江铁指着跪伏在地上的那瑟瑟抖的拦路劫匪。

不只是赵云舒,梁氏夫妇也下意识的看过来。

“乱世当用重典,杀人越货,怎能轻饶!”叶应武冷声说道,衣袖一挥,径直向前走去。

——————————————————————-

庆元府。

城门大开,黑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一抹晨光洒在城门,也洒在绰绰约约人影上。

整个城中都是一片寂静,街道上所有的房屋紧闭。站在城门下蒙古万夫长打扮的帖木儿不花看着身边战战兢兢的庆元府知府王邦杰。感受到旁边这位蒙古将军不善的目光,王邦杰小心翼翼的说道:

“将军??????”

“箪食壶浆,以迎??????咳咳??????”帖木儿不花汉语说的语调怪异,而且显然忘了后面是什么,只能用咳嗽来掩盖,不过好在王邦杰他们可没有胆量嘲笑,而其他将士没有文化,更是听不懂什么意思,“这为什么城里面冷冷清清的,人都上哪里去了?”

王邦杰心中暗暗苦笑,您是大爷不假,可是这城里面的百姓可也都不是傻子,谁不知道这蒙古鞑子不过是龟缩在临安,一没有粮草,二没有财帛,甚至就连城池都被一把火烧的差不多了,而退路早就已经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叶家水师封锁,就像是秋后的蚂蚱根本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谁会傻乎乎的这个时候来拍马屁。

要不是自己当初晚了一步,刚刚出城门就被蒙古鞑子堵住了,至于现在在这里受窝囊气么。

上下打量一遍王邦杰,帖木儿不花冷冷说道:“你要清楚,如果你不把人拉出来为大蒙古贡献些粮草和钱财的话,那本将手下的儿郎们可就会不客气了,到时候怪不了本将没有和你说清楚。”

王邦杰轻轻松了一口气,蒙古鞑子这是要洗劫庆元府?那敢情好啊,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把愤怒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也就不用找某的麻烦,所以当下里他毫不犹豫的附和:

“将军,这些南蛮子不过是不知道咱们大蒙古的厉害罢了,只要您杀鸡儆猴,抢上那么几家,他们自然就会踊跃献出金银财宝。”

帖木儿不花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伸手一招,后面几名蒙古和汉家千夫长快步上前。帖木儿不花原本就肃杀的面容此时看上去愈的冷酷和狰狞:“既然这些南蛮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和他们客气了,带着你们的儿郎去做在临安做过的事情吧,做得开心一些。”

几名千夫长郑重一拱手,同时招呼属下儿郎。

等候这个命令已经很久了,饥肠辘辘的蒙古骑兵和汉家儿郎都是一样的紧紧盯着前方,就像是看着草原上已经没有力气奔跑的猎物。随着几名千夫长率先催动战马,黑旗漫卷,蒙古士卒沿着街道大叫着向前,当先几个人已经抬脚踹开了旁边院落的大门,但是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仿佛院落当中一个人都没有。

帖木儿不花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好,结果不等他反应过来,爆炸声已经在城中各个角落响起。

硝烟瞬间弥漫城中,各处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不知道何处传来呐喊声,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出现在晨曦和烟尘当中。紧随在他们身后的是一面迎着风飘扬的赤色旗帜。

刹那间帖木儿不花感觉自己的心都被狠狠揪了一下。

南蛮子,哪里来的南蛮子!

他们不应该乖乖的缩在屋舍里面颤抖着迎接征服者么?!

这些身穿再普通不过的布衣,手里拿着各式各样兵刃,甚至还有菜刀和扁担的南蛮子,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枚又一枚的火蒺藜从院墙中抛出,在惊慌失措的蒙古士卒当中炸响,而更多的弓弩手吼叫着出现在房顶上、街角处,他们手中的弓弩全部对准了蒙古步骑。

王邦杰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他突然间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庆元府,这里是庆元府,自己在这庆元府当知府的时间不短,但是一直没有在意过上一任知府是谁。

这是叶应武家的地方,这里的民心,自始至终都是向着当初那个叶相公和那个为他们带来“海波平”的年轻使君。

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冲在最前面,手中朴刀不断挥舞砍杀,不知道有多少蒙古士卒倒在刀光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骑兵和步卒惊恐万分的看着这些从一个又一个院落当中喷涌出来的人群。

“杀!”杨守明一脚踹翻一名蒙古士卒,“杀鞑子!”

“杀鞑子!”

这是整个庆元府的百姓在压抑之中的爆,这也是所有不甘心在异族铁蹄践踏下苟且偷生的人们自心底的呐喊。

就算是大宋亡了,但是叶使君还在,但是汉家儿郎依旧还能够守卫这片祖祖辈辈相传承的土地。

这里,依旧是赤旗飘扬的地方。

无数的百姓赤着膀子沿着街道冲杀,甚至就连七八岁的孩子也是手里拿着弹弓,熟练地从布囊中抓出一把石子对准不远处手忙脚乱的蒙古骑兵。一支支早就准备好的长柄鱼叉同时向前捅刺,而房顶上两名年轻人艰难的爬上去,对视一眼之后同时大吼一声撒出手中的渔网。

一名蒙古士卒被硬生生撞倒在地,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吼叫着在他身上践踏而过,一直到最后一名少年艰难的抱着一块石头,对准那血肉模糊的脸颊狠狠一扔,然后踢了踢愈冰凉的尸体,跟着所有人喊叫着向前。

杨守明一把扯掉身上沾满鲜血的上衣,看向城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帖木儿不花已经带着一支骑兵逃之夭夭,他自己很清楚,这些蒙古步骑已经饿了一天,临安都让一把火烧的差不多了,根本找不到什么,结果大家拼命连夜奔驰前来这庆元府,面对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敌人,已经难以对付。

“懦夫。”杨守明冲着帖木儿不花逃走的方向畅快的呸了一口,大步走上前,看着被几名年轻后生揪住跪在地上不断颤抖的王邦杰,蹲下来似笑非笑的说道,“王知府,没有想到咱们又见面了。”

王邦杰已经吓得尿裤子,一股骚味随着风传来,惹得几个年轻后生哈哈大笑。不过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王邦杰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杨守明,你这是自罪孽,不可活!大宋已经亡了,你们是活不长久的!”

“可笑,荒唐,”杨守明往他脸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手里朴刀抬起,对准王邦杰的胸口一刀扎了下去,“这句话你还是到地底下去给那些战死的我汉家好儿郎说去吧!”

长刀没入胸口,鲜血喷涌,王邦杰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终于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杨守明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抽出朴刀,抬头看了看庆元府的城门,晨曦洒在他的身上,也洒在他手中的刀刃上,鲜血顺着朴刀一滴一滴的落下,而在六扇门士卒的带领下城中百姓正沿着大街小巷清扫蒙古士卒。

“庆元府,是咱们的了。”身后传来一声轻叹,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因为常年在海上,皮肤被晒成小麦色,显得颇为见状的年轻汉子大步走过来,“恭喜了,杨将军。”

缓缓的坐倒在地上,杨守明看着满是蒙古鞑子尸体的城门口,却是默然不语,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来被王邦杰和皇城司害死的亲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自己曾经的荣光、蹉跎,不过他还是不忘回答:“是啊,这庆元府,现在是咱们的了。”

站在杨守明身边爽朗带笑的中年汉子,正是远赴夷洲岛的张贵,只不过当他重新踏上这一片土地的时候,已然是翻天覆地,沧海桑田。

天塌了,还有叶使君,还在有天武军,还有这些满腔热血赤诚的百姓,咱们终究会支撑起一片新的天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