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迪小说>穿越架空>倾宋> 第六百五十五章 今夜纱厨枕簟凉(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五十五章 今夜纱厨枕簟凉(上)(1 / 1)

最快更新倾宋最新章节!

“砰!”一声巨响,甚至就连宝船都晃动了一下,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张贵死死咬着牙看向海面上,一艘艘伊尔汗国的战船正在向海湾中收缩,但是还是有七八艘战船不退反进,拼命的向着明军的舰队冲过来。经过这一番乱战,明军船队虽然损失并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是阵型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打乱了,所以让这些敌船一冲,更加混乱。

竟然还有一艘被打的浑身起火——也不知道是哪一艘宝船上三弓床弩所射出火油罐的功劳——的伊尔汗国战船,硬生生的撞开了两艘明军飞剪快船的拼死阻拦,直接撞在了明军的旗舰上,当真让船上的将士们吓了一跳,不过好在这一艘战船显然也是强弩之末,这一下冲撞还不至于对旗舰这么庞大的船身造成多少影响。

只是战船上因为大火的灼烧而逐渐折断倒塌的桅杆,大有将火苗带给明军战船的意思,然而可惜明军战船表面上本来就涂抹了一层防火材料,再加上船上早有准备,所以这点儿火星还不至于酿成大祸。

不过旗舰毕竟是一支舰队的灵魂所在,张贵虽然没有责怪谁,但是这些海军将领们还是觉得脸上无光,毕竟这一艘艘宝船还有后面跟着的商船上可都还有陆师的弟兄们看着呢,如果真的被蒙古鞑子给来了一出“斩将夺旗”,那这脸面往哪里放?

所以不等张贵下令,两艘宝船已经一左一右上前护卫,而其余的宝船和飞剪快船也是抓紧清扫战场,这样惊心动魄的戏份还是不要来得好。

“让后面的商船跟上来,还有,让前面娄平和孟不弃抓紧清扫海湾!”张贵朗声下令,当务之急可不是海军的面子问题,而是要赶在暴风雨再一次来临之前进入港湾,这是里子问题,张贵可不是只在乎面子不在乎里子的白痴。

背后吹来的凉风之中带着一丝寒意,而张贵隐约察觉到什么,下意识的伸出手,雨滴落在他的手心之中,冰凉沁骨,

轻轻呼了一口凉气,张贵皱着眉继续看向前方,伊尔汗国的战船已经退入海湾,而显然它们也已经明白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命运,海湾两侧守卫的战船已经换成了明军的飞剪快船,赤色龙旗正在船桅上飘扬,而一艘艘宝船正缓缓驶入海湾,当这些宝船进入海湾的那一刻,自然就是伊尔汗国战船覆灭的那一刻。

这一场突如其来又争分夺秒的遭遇战总算是落下帷幕,大明南洋舰队虽然出现了不少瑕疵,但是谢天谢地没有犯什么错误,这多少也让张贵心中轻松了一下,这么大规模的水师舰队,恐怕已经是伊尔汗国能够拿得出手的全部家当了,能够在这个双方都不熟悉的海域解决掉敌人,对于张贵而或者是整个南洋舰队来说,总比在敌人家门口与其决战来得好。

张贵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乌云如墨,重新压在了舰队的上空,那一场刚刚脱离开的暴风雨显然又将降临,只不过相比于上一次,这一次明军舰队有了足够宽阔的避风港,而老天爷的风雨也拖到了明军战胜敌人之后方才到来。

不知道这是老天爷在保佑这一支远渡重洋以实施一个冒险计划的舰队,还是大明将士的血汗打动了苍天。

但是张贵清楚,此时此刻经过战火洗礼的南洋舰队,已经脱胎换骨。

————————————————

“天凉了,再品绿茶终究不好,妾身为夫君泡了一杯大理那边新进贡的普茶,”陆婉言走到叶应武桌案前,身后的婢女小心的将一杯茶端上来,“这茶叶味道浓醇,先苦后甜,有些类似于苦丁,夫君不如尝尝。”

叶应武怔了一下,放下笔之后抿了一口,笑着点了点头:“婉娘费心了。”

这普茶不是别的,正是后世赫赫有名的“普洱”,只不过现在还只是在大理一带小有名气,如果不是作为大理的贡品被奉入宫中,叶应武是不可能在市面上品尝到的。

这时候的普洱茶还叫做“普耳”,味道也没有叶应武印象中七百年后的那么醇厚,但是毕竟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在历史上,随着宋明两代文风盛行,文人墨客开始寻找合适的茶叶来衬托自己在舒展诗情画意的时候风度,各式各样的优良茶叶被寻找到,龙井茶、各地红茶以及普洱茶都有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而到了叶应武所在的这个时空,元代已经不可能存在,宋明之间的过渡虽然坎坷,但总算是完成了,所以这饮茶之风愈发兴盛,而地方官员也多少听闻陛下喜欢饮茶,自然也会注重搜集茶叶进贡。

对此叶应武也只是一笑了之,并不只是因为这些后世名茶的陆续出现让叶应武能够大饱口福,更因为地方官员这些做法也是无可厚非,民间饮茶之风盛行,既能带动荒山的开垦,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大明现在的社会风气已经从追求温饱向追求精神过渡,这对叶应武来说也是想要看到的。毕竟他这些年的努力,为的不只是一两个人能够享受到这种生活,而是整个大明王朝的所有百姓都能享受这样的生活。

“夫君感觉如何?”婉娘一边走过去帮叶应武轻轻揉捏着肩膀,一边柔柔问道。

叶应武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婉娘选的当然是最好的。还有啊婉娘,你现在可是有孕在身,按摩这种事就别亲自做了,你按摩某可心疼呢。”

“你呀,”陆婉言娇嗔一声,“妾身害怕这样下去就要被夫君惯坏了。”

“惯坏了又能怎么样,”叶应武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谁敢有意见?更何况如果某的婉娘就这么被惯坏了,那可就不是婉娘了。”

陆婉言凑过去神神秘秘的说道:“那拜托夫君大人告诉妾身,是不是后宫这么多姊妹,都是被你这样花言巧语、巧舌如簧说的晕头转向,所以就不明不白的被骗过来了?”

叶应武顿时委屈的一摊手:“她们明明是见某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所以才倾心向随的,你身为后宫之主,可不能这么诋毁某。”

扑哧一声娇笑,陆婉言正想站直,却不料叶应武一手揽住了她,婉娘低呼一声,跌坐在叶应武怀里。叶应武轻笑着说道:“实际上你们都是某抢过来的,谁要是不同意,某就家法伺候。”

“无赖!”陆婉言嗔道,“你轻一点,还有孩子呢。”

叶应武急忙扶住陆婉言,伸手在她小腹上停了一下:“上一次生出了宝贝儿子,这一次是不是可以再给某造一个可爱的小公主?”

“这谁知道啊!”虽然婢女们已经识趣的退了下去,但是毕竟这里是御书房,所以婉娘俏脸上难免升起两朵红晕。

知道这丫头就算是生过孩子了,脸皮还是薄,叶应武没有再多戏弄她,扶着婉娘坐下,有些疑惑的说道:“某还没有问呢,是什么大事劳动皇后娘娘大驾?”

陆婉言笑着说道:“听说你和文宋瑞商量着编撰一部古今书籍的汇总,妾身觉得何不让后宫之中的妃嫔姊妹们都出一份力,甚至还有朝中官员的家属们,否则大家在后宅待着也是无所事事,反倒不如略尽绵薄之力。都是粗通文字之人,就算是没有办法修补一些缺漏之处,但是将书籍进行一些分类整理的本事还是有的,”

叶应武有些诧异的看了陆婉言一眼,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敲打着桌子,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择,一来可以让后宫中这些妃嫔不至于每天都想着怎么争风吃醋,二来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

让后宫妃嫔和朝廷中的王侯将相的后宅妻妾更熟络一些,联络一下感情。有的时候“枕头风”的作用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现在叶应武确实迫切的需要朝廷中大臣们的鼎力支持。

更何况正如陆婉言所说,无论是后宫之中的妃嫔还是那些将相的家眷,毕竟都是从前宋繁荣的时代走过来的,家教都很不错,琴棋书画可以说的上是样样精通,让她们跟着整理分类一下书籍终归也是对人才的利用。

说到底现在叶应武身边真的没有多少可用人手了,南北开战,已经抽调走了叶应武在京城中最后的一丝预备人员,甚至就连学士院和翰林院都有不少学士被抽调南下,临时作为政府官员帮助接收新土地或者统筹调度运粮等诸多事务。

所以现在陆婉言想出来这么一个策略,对于叶应武绝对可以说是雪中送炭,毕竟叶应武既然已经答应了文天祥,或者说答应了天下士子,那么这编纂书籍的事情就不能继续拖下去——之前叶应武在科举考试上拖来拖去,就已经引起很大的不满了,现在再这么做的话,恐怕会事与愿违。

“婉娘,多谢了。”叶应武郑重的点了点头。

陆婉言摇了摇头:“你要是谢的话,还是去感谢惠娘和舒儿这两个丫头吧,妾身只是过来传个话,实际上这个主意是她们两个鬼精鬼精的丫头想出来的。”

怔了一下,叶应武嘴角扯了扯,这两个丫头的心思她当然明白,这样的事情如果绕过皇后直接告诉叶应武的话,多少都有可能引来议论纷纷,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会导致陆婉言的不满,到时候她们两个反倒是不容易在后宫中自处了,所以干脆将这个功劳让给陆婉言,只是她们两个都没有想到,陆婉言并没有想要一口吞掉这功劳的意思。

话说回来,实际上叶应武也多少能够猜测到这背后到底是谁给陆婉言出谋划策,毕竟今天这个消息实际上也就是文天祥和跟在叶应武身边的几个妃嫔知道,而且叶应武相信格桑就算是知道了也只是一笑了之,这个小姑娘素来不喜欢“惹是生非”,最多只是对和吐蕃那一亩三分地有关系的事情感兴趣。所以肯定是赵云舒和王清惠在背后商量“唆使”的。

“夫君,可是有什么不妥?”陆婉言看着叶应武沉默下来,忍不住试探的问道,“这个想法妾身刚才也细细琢磨过,觉得颇有可行之处。”

“婉娘,那也要谢谢你,”叶应武旋即露出一抹笑容,“实际上你完全没有必要告诉某这是谁想出来的。”

陆婉言不由得撇了撇嘴:“就算是妾身告诉了夫君又能如何,妾身相信夫君不会因此而冷落妾身,反而会赞叹妾身胸怀宽阔呢。更何况舒儿和惠娘两个妹妹之所以有如此举动,也是因为害怕妾身心生嫉妒,而不是害怕出了错夫君如何责罚,既然妾身没有嫉妒之情,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夫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的胸怀确实是越来越宽阔了,”叶应武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里,只是似笑非笑的斜向下一撇。

陆婉言轻哼一声,直接粘起来:“别胡闹!”

叶应武顿时讪讪一笑,举手投降,没办法啊,老婆肚子里面有孩子,所以她最大。

“夫君你啊!”陆婉言有些无奈的看着脸上挂着讨好笑容的叶应武,这个家伙还真是一点儿大明皇帝应该有的威严样子都欠奉,“算了,妾身不和夫君计较了。”

想起来什么,陆婉言整理了一下衣襟,坐在叶应武旁边:“还有一件事,夫君不是打算给涵儿寻找少傅和伴读么,不知道现在夫君心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叶应武点了点头:“朕的儿子,当然不能够草草应付了事,而且更重要的是,朕不想将国家交给一个无能之人手中,这样好好的一个大明说不定就要‘二世而亡’。”

陆婉言本来还想要呵斥他一句,不过看到叶应武郑重的神情,顿时明白叶应武绝对不是在这里危言耸听,他有他自己的担心。

现在的大明看上去确实如日中天,但是无论是叶应武还是陆婉言都明白,这天下九五之尊的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坐稳当的,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大明,南北还有敌人,朝野之中也有心怀不轨之人,叶应武肩膀上的担子实际上一点儿都不轻松。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的时候家大业大也有其难处。这些年叶应武崛起的太快、起点太高,自然也有其弊端,而现在叶应武也因为这些逐渐显露出来的弊端而焦头烂额,不过至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叶应武看着脸上露出惊慌和担忧神色的陆婉言,不由得笑着说道:“不过婉娘你也不用这样紧张,虎父无犬子,朕的儿子可不能不学无术,至少朕会教给他坐天下的能力。至于少傅和伴读的人选,某看来最好还是向年纪轻一些的人里挑选,这少傅不妨设立两个,一个负责文,一个负责武,摆在面前的就有很多不错的人选。”

陆婉言斟酌叶应武所说,点了点头:“虽然是要向年轻人里面挑选,但是教授文的少傅还是得从老一辈里面挑选吧。这样一来夫君的选择确实有很多,无论是江家三位老相公,还是章家或者王家的两位老相公,还有吏部之前的陈老相公,无一不是德高望重,学富五车之人,都是不错的人选······”

“不,这几位老相公都已经告老还乡,某如果劳动他们的话未免有些不妥,实际上还有一个不错的人,”叶应武笑着说道,“容许某在这里买一个关子,你就自己猜吧。”

陆婉言欲言又止,而叶应武做了一个让他放心的手势:“婉娘你尽可放心,某是不可能谋害咱们孩子的,某叶应武的儿子,未来这大明万里江山的继承者,自然应该文武双全,不能空长于深闺妇人之手,女儿某可以降低要求,但是这些小子们必须都经历足够的历练,否则这天下,他们又能够坐得稳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