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迪小说>历史军事>攻掠天下> 第324章 请解相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24章 请解相印(1 / 1)

晋国的地理位置,偏于中心地带,乃四战之地。

它的版图,上连凉国和桓国,左连秦国,下面则是吴楚。

如今出现这样的局面,以桓王贪婪之性,趁机落井下石,根本就没什么意外的。

现在晋国的全部兵力,都在抗击秦凉二国,桓王取上郡,可以说是没废什么功夫的。

这个时候的晋王,自然是大骂桓王卑鄙无耻,将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可骂归骂,生气归生气,事情总要解决。

朝议大殿上,晋王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心情,继而问道:“国内征兵一事如何了?”

晋相连忙出列:“回大王,已征召十万新兵,各地也会陆续完成。”

“恩。”听到这话,晋王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道:“将这十万人,先送到阳平关,徐州那边,有杜裕十万大军,粮草军械充足,应该可以暂时拦住秦军。”

“微臣明白。”

这十万人,说是新兵,实则就是临时拼凑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亦没有受过任何训练,说白了,就是强征的青壮百姓。

别看人数不少,可真要到了战场上,面对打了那么多仗的凉军,其结果也可想而知。

但晋王现在没有办法,正规军已全部上到战场了,国内已无任何兵力可调。

说完这件事后,晋相又道:“现在我国形势堪危,桓王不帮忙也就罢了,竟还偷取了上郡,且桓军多有异动,如果桓国再参战的话,那我国……”

“不要再说了!”晋王烦躁的打断了他,眉头深皱道:“上郡之事,本王没有办法!桓王如此作为,坐看秦国东出,他会后悔的!”

“那……那桓国那边……”晋相试探性问了一句。

“你亲自去一趟!”

“可,可是大王,微臣觉得,桓王恐会趁火打劫啊。”晋相担忧的说道。

“那就以丞相之意,与其周旋,由你全权作主。”晋王道。

“这,好吧,微臣明白了。”

晋相领命之后,不敢有任何耽搁,开始一路急行,风尘仆仆,于十来天后,终于抵达桓都。

以当时礼仪,他是晋相,出访他国,桓王没有办法,只能接见了他。

晋相来此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桓国不要对晋用兵。

朝议大殿上,他开门见山,并对上郡一事,做出了默认的态度。

可桓王闻言,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见状,晋相急道:“殿下,上郡本为我晋国土地,如今桓国强取,这些,我王只当没有发生了,也权当将此地作为礼物,送给殿下了……”

“相邦如此虚言,就没什么意思了。”桓王打断了他,直接说道:“如今华夏大地,天下列王,凡有血性,必有争心,如能强国,谁又会错失良机,若相邦只言一些虚无的东西,就不必谈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了,就是上郡已经被我桓国取了,你还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晋相闻言,没有办法,只能是试探性问道:“那,殿下究竟何意,敢请言明。”

“一个上郡,恐怕还不够啊。”桓王不轻不重的说道。

“这,这……”晋相不知该说什么了,他面上如此,实则心里,是早有准备的,自然知道桓王之贪婪,亦在来时,就已经请示过晋王了。

而桓王说完,则是立马示意下面的人,将一张地图拿了过来,并在大殿中摊开。

这张地图很大,描绘非常详细,精确到县,等展开之后,桓王也走下了王座。

他身穿王服,头戴王冕,额前九串玉珠,于晋相身边站定,然后竟半蹲了下来,又朝晋相招了招手:“来,相邦。”

看到地图,晋相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复杂了,他迫于无奈,只能在桓王身边跪坐在地上。

随后,桓王身子前探,用手指点了点上郡,道:“相邦请看,上郡,虽与我国现有版图接壤,但车马多有不便。”

“而这里。”说着话,他又微微移动,点了点另一处地方:“荥阳,若相邦能在此处画上一趣÷阁的话,那我国版图,就能彻底连成一片,亦为本王心中之愿啊。”

“这,这……”晋相能说什么,只能是苦着脸看向桓王,几乎哀求道:“殿下,这般要求……”

“哎?”桓王又将他打断,像是随意的说道:“相邦可以考虑的嘛,不必急着答复,但本王不得不提醒一下,以晋国目前形势,倘若桓军再参战的话,呵呵……”

听到这话,晋相不由脸色一变,随后说道:“桓王殿下,我国与贵国,向来交好,曾有多次会盟,作为当初的盟友,殿下怎可如此啊。”

“呵呵。”桓王又笑了,站起身说道:“本王之前就说过,虚言无益,不如讲些实际的问题。”

什么盟不盟的,还不都是为了各自利益,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

现在的桓王,那是吃定了晋国,就像是突然得势的小人一样。

以其性格,其实这些晋相早就料到了,只是让他亲手割地,他多少是难以接受的。

可不接受行吗?他跪坐在地图前,呆呆的看了半晌,才又望向桓王道:“殿下,若我国退让荥阳,那桓国以后,是否永远不再向晋国用兵。”

“当然!”桓王连想都没想,立即点头。

“那,那好吧……”晋相那是暗暗一咬牙。

而听到这话,桓王顿时眼前一亮,也立即朝侍从不住挥手。

后者会意,连忙将趣÷阁墨端了过来,桓王右手拿起毛趣÷阁,亲自递给了晋相,同时伸着左手道:“相邦请。”

要知道,当时的一国丞相,是可以行割地之权的。

看着眼前的毛趣÷阁,晋相无奈接过,随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继而颤抖着手开始落趣÷阁。

作为晋国丞相,现在要被迫割地,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拿着毛趣÷阁的手,亦是不住颤抖着。

桓王见状,在旁边微微笑道:“相邦的手,不要抖的太厉害,须知,地图上的一趣÷阁,到了地下,就不是一里两里的事情了……”

等他极其缓慢,将荥阳一趣÷阁划给桓国后,桓王又不轻不重道:

“请解腰间相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