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迪小说>综合其他>天才儿子极品娘亲> 第四百零三章 结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零三章 结局(1 / 1)

当下,他们愤怒不已,急着上前找夙明玉算账。

夙明玉甜甜一笑。“你们现在还有功夫找我算账吗?昨天晚上我可是在明月轩内留下了一些特殊的药粉,要是再晚一个时辰,你们恐怕得维持这副尊容七天,你们想不想啊?”

她话音一落,哪里还有他们三个人身影,早跑得一个不剩了。

这样的尊容,要是维持上七天,恐怕他们立即成为京都的茶前饭后的笑料了。

比起跟夙明玉算账,他们觉得还是他们的尊容比较重要点,所以一溜烟的,他们全部跑去找最近的清水泉沐浴去了。

呵呵——

夙明玉笑得差点弯了腰,她懒洋洋地靠在西陵玥的怀中。

西陵玥冰紫色的眼瞳中满是温润的水色,他轻柔地拥着她,抚着她一头光滑如缎的青丝。

远远的,一道俏丽的身影疾步而来。

“双儿见过王爷、王妃。”

夙明玉从西陵玥的怀抱中抬眸,她温和地笑了笑。“双儿,有事吗?”

她抬手拂过西陵玥刚刚刹那凝起的双眉,她示意他不许皱眉。

双儿低头有礼道:“王妃,门外有个疯疯癫癫的和尚,他让双儿将这个盒子交给王妃,说此物对王妃极为重要,紫星移位,帝宫交替,时机已然成熟。”

双儿对那个和尚的话有些听不明白,但她还是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并传达给了夙明玉。

西陵玥的心蓦然一沉,他神色惊诧。

夙明玉水眸微震,她伸出手指,颤颤地接过那个盒子。

这里面是她想要的东西吗?时机已然成熟,那么她可以回家了?

她缓缓地打开盒子,盒中,静静地安躺着那个她梦牵梦绕的云龙镯,浑身透黑,色泽莹润,双龙珠扣环。

是它!就是它了!

她急急地拿起云龙镯,想要戴上去。

忽而她感受到身侧一道悲凉绝望的气息,那深入骨髓的凄楚,让她蓦然大震。

侧目,她望进一双冰清透彻的紫色眼瞳中,那里,强烈的痛楚光芒,时沉时浮,刺痛了她的心。

西陵玥知道她心中其实一直渴望可以回到属于她的世界里去的。

回到他们的那个世界里,他们又是逍遥自在、叱咤风云的人物了,在这里,他们的手脚放不开,被条条框框束缚住了。

其实,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是因为怕失去她,他一直忽略了去想这个问题。

但是现在问题摆在他面前了,他还可以那么自私,可以不让她回去吗?

尽管心痛难忍,尽管他身体彻骨冰寒,他还是开口了。

“玉儿,回去吧。”

毕竟在属于她自己的世界里,她才能活得更潇洒,更自在,也更快乐。

夙明玉盈盈美目里,已有水花氤氲而起,她将云龙镯放回了盒子中,并关闭上了。

西陵玥屏住呼吸,他诧异地看着她,是他心中想得那样吗?她不回去了吗?

她抬头抚上他绝美的脸孔,抿唇而笑道:“傻瓜,除非有一天你背弃我了,否则我不会回去的。我要留在这里,还要让傻瓜西陵给我画一辈子的眉,给我梳理一辈子的青丝。”

西陵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揽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

“谢谢你,玉儿。”千言万语,只能化成一句谢谢,他无法形容心中的感动,只觉得整个人热血在沸腾着,难以自制。

旁侧的双儿本不想在小姐跟姑爷恩恩爱爱的时刻来打扰,不过此事可能关系到他们的幸福,双儿不得不打扰他们。

“王爷,王妃。”她唤了一声,提醒着他们。

夙明玉推了推西陵玥。“西陵,还有双儿在呢。”

西陵玥眼见他跟夙明玉情到深处难以自抑的时刻,双儿却不识趣地站在旁边,他不悦地皱起了好看的双眉。

“玥,不许皱眉,玉儿不喜欢。”

夙明玉嘟嚷了一句,西陵玥的双眉蓦然展开了。他冰寒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双儿,还有事吗?”

“王爷,王妃,那个和尚还说了。时局已变,王爷跟王妃在京都不宜再呆,趁早离开。”

双儿不解好端端的,那个和尚怎么会说这种话呢?

可是她心思细腻,办事小心谨慎,宁愿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所以尽管让她传达的话有些荒唐,她还是要传给夙明玉跟西陵玥知晓。

西陵玥跟夙明玉两人对看一眼,心中似已明白。

“双儿,你赶紧去收拾一下吧。”

双儿先是一愣,而后点了点头。“是,王爷,双儿这就去安排。”

双儿退了下去,此时三道疾风席卷而来。

他们是去而复返的慕清悠、夙明瑶跟慕逍遥。

夙明玉一看他们的尊容未变,根本未去清洗,当下眸色一沉。“发生什么事情了?”

“夙相派来侍卫在路上遇见我们了,他有急事嘱咐你们。皇上今日早朝之上,突然下旨禅位,传位给四王爷西陵玥傲,夙相让你们赶紧收拾行李离开京都,再晚一步,可能你们都出不了宁王府了。”慕清悠急道。

“还有街道上的巡逻侍卫队突然巡逻紧密了,城门开始戒严了。”夙明瑶道。

“西陵,不等了,我们赶紧离开,逍遥,麻烦你去启动大鸟。”

夙明玉拉过西陵玥的手急道。一朝君王一朝事,何况西陵玥乃是帝君之星。

他们此时不离开,便是生死难料了。

慕逍遥已经准备去了,他将大鸟组装完毕,检查了一下飞行系统,见没有问题,便朝着他们二人喊道:“明玉,宁王爷,赶紧上来。”

“姐姐,等等我。”

一道俊逸的身影急急跑来,他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中,光泽晃悠,神情焦虑不已。

“瑾轩,快点,上来,我们一起走了。”

如今他们确实该离开了,他们心中向往的本来就是那个有山有水,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

西陵玥跟夙明玉顾不得收拾了,他们踏步上了大鸟,带上夙瑾轩飞向高空,飞过城门。

马蹄阵阵,烟尘飞起。

西陵傲骑着高头大马之上,英姿飒飒,他抬头仰望蓝天上那越来越看不清楚的大鸟,狂野不羁的黑瞳内,一抹黯然浮沉着。

他们还是离开了。

“皇上,我们还要派人追赶吗?”旁侧的少将军问道。

西陵傲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起,而后慢慢地松开了。

“不必了,回宫!”他调转马头,扬鞭而去,那背影,此刻显得有些孤寂苍凉。

那日之后,大明王朝的传奇人物夙明玉,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中,她跟鬼王西陵玥的浪漫故事,却传遍了大明王朝这片土地上。

十天之后,西陵傲正式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方”。

他登基之后,立即颁发了一系列的措施,减免赋税,开辟荒山,整治河道,得到百姓的一致好评。

有后人说,那些措施出自三位奇女子之手。

三个月之后,谢国丈因贪污受贿、霸占良田、克扣军饷等罪名,被西陵傲隔去一切职务,贬为庶民。

皇后谢常清也因为陷害嫔妃、谋害皇子而被废除,打入冷宫。

同时罗氏女升级为皇贵妃,她的儿子被封为太子。

但至此,皇后之位一直悬空,西陵傲理政期间,便再无第二个皇后出现。

六个月后,掌握朝政大半生的夙相突然辞去相位,告老还乡去了。

至此,皇权牢牢地控制在了皇帝的手中,朝中各方势力得到了均衡。

三年后,在夏雨岛的某个农庄里。

一个随意绑着马尾,穿着天蓝色淡雅罗裙的女子,淡然含笑地坐在古典质朴的竹屋中。

她的面前,是一盘青翠欲滴的青青梅子。

她一个接一个地往唇瓣中塞着,丝毫感觉不到酸意。

“姐姐,我回来了。”

爽朗的笑声先传到,一道俊美的身影,随后出现在了女子的面前。

那人,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正清透发亮地望着她。

“瑾轩,回来了啊。怎么样?这次跟着逍遥出去,可有什么收获?”

她笑着取出手绢,轻柔地替他擦拭去额头的汗水。

被女子叫唤的少年,夙瑾轩,也就是三年前的西陵煌。

他当初因为得到夙明玉身受重伤的消息,便不顾危险,跑回京都看她。后来跟着夙明玉一起逃出了京都,来到了夏雨岛。

此刻,他的身上早就没有了过去阴沉的气息,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他这三年跟着逍遥到处游荡江湖,学了好多,也经历了许多,慢慢地,逐渐成长了起来。

虽然偶尔还会在她面前闹闹别扭,发发孩子脾气,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他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汉了,有担当了,也有向往的目标了。

夙瑾轩静静地享受着夙明玉的温柔,他好看的嘴角微微嘟起,有些埋怨。

“还说呢,姐,那逍遥太招惹女人了,我看他,跟六哥一副德性,哪里有女人,就往哪里钻。这次倒好,他惹了一个母夜叉,竟将那个刁蛮女推到我的身上来,要不是你弟弟我跑得快,绝对给那个野蛮女缠上了。”

夙明玉莞尔一笑,她道:“瑾轩,这么说起来,那个姑娘看来是喜欢上你了,所以才会缠着你。”

夙瑾轩漂亮的丹凤眼一挑。

“那个野蛮女,我才不要呢。我将来要娶,也得娶像姐姐这样的。”

他正说着,门房的来报道:“夫人,夫人,少爷回来了,他半路还带了一位姑娘来,听说那姑娘是来找夫人的弟弟。”

夙瑾轩一听,他急道:“一定是那个臭丫头,姐,我先躲了,你千万别说我在农庄里。”

他话完,闪身跑了。

夙明玉失笑出声,回眸,视线落在一张容颜俊美的脸庞上。

那个人,一双冰紫色的眼瞳里,隐隐含着两簇怒火。

“玥,你回来了。”她笑着走出去。

“对了,玥,你不在的日子里,我收到了明瑶跟你六哥的信函了。我家明瑶有好消息了,龙城派人送了喜帖过来,说是明年阳春三月的好天气里,要跟明瑶结为百年只好。”

“不过话说回来,你家六哥就太没用了,追了清悠三年了,跟着她满世界地跑,到现在连人家一句喜欢都没有得来,真是枉费他当年风流公子的美称。追女人那么没水平,还跑来向我诉苦,让我教他几招。”

夙明玉叙说着,她的眼睛亮亮的,脸上流露出祝福的笑容。

西陵玥却将行李往桌子上一放,脸色阴沉沉的。

夙明玉这才觉得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她诧异地走到他的身侧。

“玥,你怎么了?谁又招惹你了?”

“你!”西陵玥没好气地看着夙明玉,他从行李中取出两封信函,还有两个盒子,交给夙明玉。

“你自己看吧,三哥跟四哥写来的。”

夙明玉好笑地瞥了西陵玥阴沉的脸。

这个傻瓜,三年来,因为这个,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回的醋了。

再这么下去,他就该成醋桶了。

她暗笑着,决定留一手,等一下再告诉他。

快速地拆开信封,夙明玉摊开看来。

大概过了一盏茶水的功夫,两封信函,她都看完了。

西陵玥这才凑过来。

“三哥跟四哥都说什么了?”

他看似毫无在意,那眼中紧张的光色,却早早地出卖了他的心情。

“哦,四哥倒没说什么,他说我的右手有办法痊愈了,他派人送来了清灵宫的雪玉续筋膏。”她淡淡地笑着。

盒子一开,通透清凉的芳香,浮动在她的鼻息间。

西陵玥心头闷闷的,那天山清灵宫,世人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他也是——。

可是四哥现在竟然送了清灵宫的独门秘药来,他——

不由地,他有些吃味道:“那三哥呢?”

“哦,三哥他说他找到白轻舞了,也见到了他的儿子,他说他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的,让我安心。还有,他也送了清灵宫的雪玉续筋膏来。”

夙明玉眼眶中已有水光浮起。想不到竟然有淡淡的消息了,她过得很好,那她就放心了。

第二个盒子打开,亦是通透的碧色,芳香清冷。

西陵玥在旁酸酸道:“是哦,是哦,他们一个一个地送清灵宫的雪玉续筋膏来,这份情意还真是——”

他明明知道玉儿心中爱的人只有他,但是每当他们嘘寒问暖地发来信函,他还是会忍不住地吃味。

夙明玉了然地望着他,她眼尖地将他行李中的精致盒子拿了出来。

“这个是什么?哦——我刚才听说你半途带了一位姑娘来,这东西,是不是准备送给那姑娘的?”

她故意将他一军,虽然明明知道那姑娘跟他没关系。

“玉儿,你明明知道我心中只有你一个,怎么会搭理其他姑娘吗?那个姑娘,她是来找八弟的。话说,八弟也该成家了,老是单身,可不太好。”

谈到夙瑾轩,他更加吃味,整日霸着夙明玉,姐姐长姐姐短的,他巴不得有个姑娘缠着他,让他没时间来缠着玉儿。

扑哧——

夙明玉忍不住失笑出声,眼前这个绝美的少年啊,他恐怕是爱自己爱得太惨了。

低头看着自己基本上恢复的右手,她觉得这一年来她好像是多虑了。

她轻轻地打开西陵玥藏着那个盒子。

盒子中躺着的,跟前面两个盒子一摸一样的东西,赫然便是清灵宫的雪玉续筋膏。

她朝他望去,却见他尴尬地红了脸,别过视线去。

她嫣然一笑,有种感动,在心间,慢慢地漾开了去。

其实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他,他一直担心的那件事。

那个云龙镯,那个助她回家的镯子,那个让西陵玥提心吊胆的云龙镯,她早就将那个镯子偷偷地埋了。

但是她不会告诉他,他要她一直宠溺着她,一直缠着她,一直到头发花白,她才会告诉他那个云龙镯的下落。

“玉儿,你在想什么?”

西陵玥看着她眼底闪过的一抹邪笑,他总觉得她在打什么坏主意。

“没什么,只是在想,有三块雪玉续筋膏了,该用哪一块才好呢?玥,你帮我选择看看?”她含笑地望着他。

西陵玥随意一扫,将他自己带来的那块雪玉续筋膏塞到她的手中。“就用这个吧。”

呵呵——

夙明玉笑着望着他,不禁有些莞尔。

西陵玥恼羞成怒,他背转过去,不再理会夙明玉。

夙明玉则神秘兮兮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眨眨眼睛,调皮道:“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一听啊?”

“什么好消息?”西陵玥看着夙明玉,脸颊上的红晕还未全部消褪下去。

夙明玉趴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悄悄地吹着热气。

她一说完,立即站到原来的位置上,眉眼盈盈地看着西陵玥。

西陵玥显然是被震到了,他双目撑圆了,使劲地盯着她还平坦的小腹。

“玉儿,你真的,真的——”

嗯——这次是真的了,不是当年欺骗老爹的招数了。

夙明玉笑着点了点头,一脸幸福的柔光散发着。

“二个月多了。”

“天啊,玉儿,我要做爹了,我要做爹了!”他狂喜道,抱着夙明玉,飞转了起来。

“西陵,快点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的。”夙明玉娇嗔道。

西陵玥立即慌乱地将夙明玉放了下来。

“对不起,玉儿,我,我太——”

“我知道,我明白的。”她靠在他的胸口,笑了笑。

“玥,你说,我们的孩子将来要是出世,准备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她对着他的掌心,画着圈圈。

“这个玉儿决定就好。”

西陵玥刚才心中的抑郁全部消散云外了,他被自己要做父亲的喜悦给填满了胸间。

“嗯,要我说,如果是男孩子,就叫西陵新新。”在娘说的故事中,蜡笔小新这样的儿子,挺有趣的。夙明玉幻想着。

猩猩?

“……”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叫西陵鬼鬼。”

那个鬼鬼多少精灵古怪啊,有这样的女儿,生活一定很热闹。

“………”

鬼鬼?

“当然是龙凤胎的更好,那就西陵新新、西陵鬼鬼一起了。”夙明玉做着美梦道。

“……”

门外,一位双鬓灰白的老者,被一个俏丽的丫头搀扶着,他们笑看着室内浓情蜜意的二人。他正是辞去相位告老还乡的夙青峰,身侧是丫鬟双儿。

他们可是从慕清悠那个财迷手中花费了一万两银子,才得知了夙明玉跟西陵玥隐居的地点。

“老爷,姑爷跟小姐好恩爱呢。”

双儿看着他们,眼中晃动着羡慕的光彩。

什么时候,她也可以找到疼她爱她的少年郎君呢?

精明的眼眸中,蓦然浮起淡淡的烟西陵,水光莹莹。

他的女儿,很幸福,很幸福。

呵呵——

他不由地抚须而笑。

“双儿丫头啊,以后你也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